玻璃棉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玻璃棉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美国福布斯出版人称Facebook搞砸了过时了

发布时间:2021-01-22 11:42:51 阅读: 来源:玻璃棉毡厂家

最近,面对刚刚上市的Facebook,《福布斯》杂志出版人里奇•卡尔加德(Rich Karlgaard)连续撰文分析了Facebook上市表现不佳,“搞砸了”的原因,并指出在硅谷,社交网络已经“过时了”。硅谷现在更关注交通、能源和制造等行,例如谷歌自动驾驶汽车、太阳能能源和3D打印技术等。

关于Facebook的IPO(首次公开招股)为什么“搞砸了”, 里奇•卡尔加德给出了七个原因,他在个人的博客中指出这些原因分别是:

1、错过时间。在过去12个月中Facebook上市一直都停滞不前,而早在一年以前,私人投资者买入Facebook股票的价格对这家公司的估值就已达到1000亿美元。

2、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蔑视投资者的态度。扎克伯格从未希望Facebook成为一家上市公司。在Facebook IPO路演程序中,纽约站的路演是至关重要的一个环节,而扎克伯格当时的表现就非常明显地证明了这一点:(1)他迟迟不肯露面,迫使投资者等他;(2)他穿着连帽衫登台。扎克伯格对股东的态度就像奥巴马总统对蓝领工人的态度,那就是他需要他们,但在私底下却嘲笑他们。

3、Facebook没给普通投资者留下任何东西,风险投资公司内部人士和硅谷著名天使投资者们拿走了全部。这是《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又称“沙宾法案”,是美国政府为安然等财务欺诈事件破产暴露出来的公司和证券监管问题而订立的监管法规)公布以来的一个相当新的事实,应该让美国人感到非常愤怒。当微软在1986年上市时,其市值为7.8亿美元;而在以后的13年时间里,微软的市值会增长700多倍。这就意味着,比尔·盖茨(Bill Gates)让成千上万的普通公共投资者变成了百万富翁。当谷歌在2004年上市时,其估值为230亿美元,为普通公共投资者留下的空间已经有所减少。但尽管如此,如果你曾在那时对谷歌进行投资,并且一直持有这家公司的股份,那么到现在也可以获得9倍的回报。而在Facebook的IPO交易中,扎克伯格和Facebook内部人员已经拿走了所有东西。

4、欧洲和5月的阴影。在Facebook IPO上市的同时,市场正笼罩在阴云之下。在2012年中,欧洲正面临着困境;而且从历史上来看,5月份也是公司上市的糟糕时机。过去几十年时间里,股票市场的所有涨势几乎都发生在每年10月份到次年5月份之间。“5月份清仓离场”(Sell in May and go away)的魔咒变成了真的。

5、人们对Facebook厌倦了,尤其是在专业人士中。Facebook称,其目标是用户人数达到10亿人。这对Facebook来说很好,但我想要知道的是,有多少Facebook用户已经感到厌倦。就我而言,我已经有两个月时间没有登录我的Facebook页面。在与我交谈过的年龄在25岁以上的专业人士中,几乎所有人都已对Facebook感到厌倦。

6、Facebook没有必要性。对科技公司进行投资从来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伟大的“股神”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就尽力避免投资于科技公司。科技公司的关键问题并非市盈率,而是必要性。我喜欢谷歌、英特尔、思科、IBM、甲骨文、EMC和SAP,因为全球经济有赖于这些公司。不错,我们能在没有这些公司的情况下生活,但如果没有遭到重大的破坏,那么我们不会在没有它们的情况下生活。这种转换成本是非常高的(我喜欢苹果则出于完全不同的理由——80/20法则,即在任何领域中,20%的客户将为一种优秀的产品支付最多的费用。相对于对全球经济来说的不可分割性而言,苹果可能在更大程度上是一个奢侈品品牌,但苹果在奢侈品的类别中占据了垄断地位)。Facebook对全球经济而言不具备不可分割性,而且其很“酷”的品牌也正在迅速衰落。

7、大众社交媒体过时了。这是一种固有的矛盾,这也就是我为什么更倾向职业社交网站LinkedIn而非Facebook的原因所在——使用前者服务有特别的目的性,因此不会觉得是在浪费时间。就其价值而言,我预测社交媒体领域中下一个大赢家将出现在医疗保健部门。作为一名医疗保健服务的消费者,我希望能与那些跟我类似的人、有着类似基因结构的人、因类似的疾病而遭受苦痛或是拥有类似疾病的遗传潜力的人聊天。当与“医疗好友”连线时,我还希望我的社交网络能100%保证不会背叛我的健康信心。Facebook能让我保持这种信心吗?永远不会。

更进一步,里奇•卡尔加德刊载在《华尔街日报》上的文章还指出Facebook已经过时了,文章认为:

1986年3月,微软公开上市,首日市值就达到7.8亿美元。此后的13年间微软的市值增加了700倍,使得比尔•盖茨(Bill Gate)在1999年以身家1010亿美元成为全球首富。本周五Facebook公开上市后市值将轻松突破1000亿美元,网站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的个人财富将超过180亿美元。这个数字是盖茨在微软IPO后所获个人财富的50倍。

Facebook赚大钱应该庆祝。但相反,它引起了两种焦虑情绪。两种情绪都认为美国的好日子到头了。

第一个担心是美国的创新引擎硅谷再次过热。证据是上月Facebook花了10亿美元IPO收购Instagram,一家只有11名雇员而且还没收入的初创公司。一个星期后,另一家名为Splunk的硅谷初创公司携近年来最热门的两大理念云计算和大数据进行公开上市,融资1.21亿美元,市值达到15亿美元。随后股东们在前两个交易日将Splunk 17美元的IPO发行价抬高至37美元。这些都是泡沫,是不是?

第二个担心,是不是只有这一类公司能在奥巴马经济下面致富。那些搞算法写代码的将软件代码巧妙地组合成iPhone操作系统、LinkedIn社交网络或有知识产权的交易方案。现在的代码明星们不仅仅是书呆子了。他们了一支有点超现实的算法大军,其中就包括扎克伯格。他们看起来似乎都脸色苍白,声音单调古怪,目光无神恍惚,IPO路演的时候喜欢躲在厕所里。当最终被哄骗到台上面对投资者时,伟大的扎克伯格还是穿着那件套头衫。这不可能是美国的未来,是不是? (责任编辑:蒙遗善)

2017年彩库宝典下载安

下载南方彩票

中国联众游戏大厅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