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棉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玻璃棉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工业用电低增今年未现电荒-【资讯】

发布时间:2021-09-06 13:16:46 阅读: 来源:玻璃棉毡厂家

工业用电低增今年未现“电荒”

7月以来,我国多地出现35℃以上持续高温天气,居民生活用电持续攀升。但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迎峰度夏期间,“电荒”并未“如期上演”。往年在“电荒”中叫苦的企业今年无声无息。

7月30日下午,在热浪的蒸腾中,北京市的电网最大负荷创下历史新高。按照预案,一旦电网最大负荷超过最大承受能力,就会对一些企业限电。“本市暂时用不到拉闸限电措施。”对此,北京市电力公司表示。

查阅各地新闻,此类表态并不鲜见。安徽、江西等省市电力公司近期纷纷表示今夏不“拉闸限电”。

7月以来,我国多地出现35℃以上持续高温天气,居民生活用电持续攀升。但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迎峰度夏期间,“电荒”并未“如期上演”。往年在“电荒”中叫苦的企业今年无声无息。

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数据显示,上半年全国全社会用电量24961亿千瓦时,同比增长5.1%,增速较去年同期有所回落。其中,第二产业用电量的同比增速低于全社会用电量。

工业用电量低迷拖累整体电力增速。用电量是反映经济形势的重要指标。没有“电荒”,则是目前经济形势的展现。

高温下“电荒”不再

以往在盛夏开始前,“电荒”就会在部分地区出现,有些地区甚至不得不拉闸限电。

“近两个月用电量较前几个月大约有10%的增长,主要是为工人防暑降温。”沿海一家小型加工企业的负责人告诉新京报记者。

7月以来,我国多地出现35℃以上持续高温天气,不少地区拉响了高温红色或橙色警报,截至7月29日,南方共有43个县市日最高气温超过40摄氏度。

在以往的年份里,盛夏开始前,“电荒”就会在部分地区出现,有些地区甚至不得不拉闸限电。

2011年5月,浙江、江西、湖南、重庆、陕西等多省市就接连出现过百万千瓦用电缺口,当时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以下简称中电联)曾发出预警,在迎峰度夏期间,电力供应缺口会进一步扩大至3000万千瓦左右。

与往年不同的是,尽管居民用电不断攀升,今年夏季高温之时,“电荒”却并未再次如期而至。

“今年我们这儿的用电量总体稳定,可能部分范围也存在过负荷现象,主要是由于夏季居民用电太多,那个范围内的电网建设没跟上。跟"电荒"没关系。电是充足的,只是供不过去。”东部某市一位电力人士表示。

工业用电方面就更显得充裕。

“往年这时候,至少也要收到两次"限电通知"了。今年还没限过。”李霞在江西一家制造企业工作,在她的印象中,前几年每到盛夏,供电部门都会给公司发来“限电通知”。

山东省一家生产医药玻璃的公司负责人告诉新京报记者,“2010年和2011年期间用电紧张,均遭遇过限电,但去年跟今年就没有这种情况了,用电都比较宽裕。”

“前几年遇到用电紧张,都会去找电力企业协商,因为我们是地方支柱产业,对经济贡献大,协商后会保证我们公司的供电,不至于影响到生产,但这个过程中需要做大量的说服工作。”沿海地区一家大型化工上市公司的董秘说,这两年没有出现用电紧张的情况,不需要再做这样的工作了。

工业用电量低增

今年上半年第二产业用电量同比增长4.9%,低于全社会用电量的同比增速。

“2011年之后,我们这里就基本没有出现电荒了。一方面是上了特高压电网,供电充足了;另一方面我们市里的用电量增速出现下滑,前几年每年增速能达到9%,今年也就是5%左右。”上述电力人士介绍。

事实上,从全国范围来看,今年居民生活用电量与第三产业用电量相比全社会用电总量的增速并不慢。

数据显示,上半年全社会用电量增长缓慢,同比增长5.1%,增速比去年同期低0.4个百分点。

第三产业的用电量增速则快得多。上半年同比增长9.3%。而居民生活用电量增速先低后高,上半年同比增长3.9%,为近年来的较低增长水平,但6月份增速已回升至9.3%。

“在普遍高温的情况下,生活用电出现比较快的增长。那么用电量的增速下降主要是与工业用电下降有关。”申银万国首席经济学家李慧勇说。

今年上半年第二产业用电量同比增长4.9%,低于全社会用电量的同比增速。第二产业用电量占全社会用电量的比重为73.8%。在中国,第二产业主要是工业和建筑业。

中金公司在报告中指出,工业用电量低迷且不稳定是拖累整体电量增速低迷的主因。

“经济高速增长的时候,用电负荷很高,用电供需基本处于平衡状态。到了夏天的用电高峰,用电量大了会打破暂时的平衡,带来电荒和限电。”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说。

据中电联预测,今年迎峰度夏期间受高温天气等影响全社会用电量增速将有较大回升。

尽管如此,林伯强认为,今年不会出现电荒了,因为工业用电量增速低,而工业用电占全社会用电的比例达到七成,居民用电量上升弥补不了工业用电的下滑。

李慧勇也持有相同的看法。他表示,之所以出现电荒,是因为在经济高速运转时,电力供需基本平衡,而突然出现异常高温后,生活用电大幅增加打破平衡所导致的。在经济低迷的状态下,电力比较富余,即使居民用电大幅增加,也不足以导致电荒。

<<首页12末页>>

调结构见成效?

在中电联看来,工业用电增速有所下降,是因为高耗能行业的影响力在下降。

中电联7月底发布的《2013年上半年全国电力供需形势分析预测报告》中称,化学原料及制品业、非金属矿物制品业、黑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有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四大高耗能行业用电增速低于工业用电增速,工业用电增速低于第二产业增速,第二产业用电增速低于全社会用电增速。

中电联认为,高耗能行业用电增速回落,反映出我国在调结构方面取得积极进展。

此前,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盛来运在发布一季度经济数据时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他说,用电量跟工业经济增长之间有比较密切的关系,但是这个关系受到多种因素的影响。包括工业内部的结构及其产品结构,以及能源使用的技术创新的程度。

盛来运说,一季度几大高耗能重工业增加值的增长速度比去年同期下降,规模以上工业单位增加值能耗同比下降6.5%,这说明能源的使用效率在提高。

盛来运不否认高耗能行业的回落与经济下行有关。他认为,从过去多年的经验来看,在经济下行期往往是高耗能行业的增速最先回落,而且下降的幅度更大,因为高耗能是用电大户,这样带动电力的回落幅度更大。

将工业用电增速下滑归因于高耗能行业影响力下滑,林伯强并不同意。他说,虽然长期而言,产业结构调整后,用电量与GDP的关系会有所变化,但产业结构调整是个长期过程,用电量增速现在降低是个点,用过程与点做对比不具有可比性。

李慧勇也表示,除了经济增速的影响外,在产业结构变革期,比如高耗能的重工业减少,用电量也会有一个明显的下跌,但实际上,目前工业结构并没有那么明显的变化。

反映宏观经济不景气

经济下滑导致用电量增速低位徘徊成为研究机构的一致共识。某种意义上,用电量的指标比GDP要准确。

长江证券在其研究报告中指出,用电增速呈现低位徘徊趋势,而低位徘徊的用电增速反映了宏观经济的弱势运行格局。

经济下滑导致用电量增速低位徘徊成为研究机构的一致共识。广证恒生咨询也称,用电量增速下滑表明当前工业复苏仍不稳定,存在下行风险。

“今年用电量明显感觉比往年少了,少了差不多四成。其实从去年开始用电就不多了,今年就更少了。主要是今年经济大环境不好,公司不好做,订单少,接不到活儿,用电就少了。放订单的厂效益也不好。”东部一家生产机械零件的公司老板告诉新京报记者。

林伯强说,上半年用电量数据反映出来经济不好。用电量是宏观经济形势一个非常准确的判断指标。GDP有时会出现所有省份的数据加起来超过全国GDP数据的情况,从这个意义上说,用电量的指标比GDP要准确。

他表示,经济状况不好的时候,包括高耗能重工业在内的工业增速会出现下降,用电量就会减少。

近几年用电量与GDP的数据对比也印证了这个问题。中金公司在其7月中旬发布的报告中对比了2005年-2013年上半年的全社会电力消费增速与GDP增速的对比。

数据显示,2005年-2007年三年中,GDP增速均保持在11%以上,相应的全社会电力消费增速在13%以上;2008年-2009年,由于受金融危机的影响,GDP增速降至9%左右,而同时期电力消费增速为5%-7%。

2010年-2011年,在刺激政策的作用下,我国GDP增速再次达到10%左右,电力消费增速则为12%以上;但去年和今年上半年,我国经济陷入不景气,GDP增速降到8%以下,今年上半年GDP增速仅为7.6%,电力消费增速更是低到5%左右。

据报道,2010年末,英国《经济学人》杂志推出了一项用于评估中国GDP增长量的新指标克强指数(Li keqiang

index)。这个以时任中国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的名字命名的指数,是三种经济指标:耗电量、铁路运货量和银行贷款发放量的结合。

《经济学人》认为,“克强指数”比官方GDP更能反映中国经济的现实状况。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曾用包括用电量在内指标模拟“克强指数”,结果显示,用电量等反映实体经济活力的数据表现疲弱,中国经济总体仍然处于历史较低水平,表明经济的内生性增长动力整体仍显不足。

<<首页12末页>>

楼承板价格

蓝宝石葡萄苗

饲料颗粒机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