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棉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玻璃棉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幕后操盘李炎率自贡商帮上演资本戏-【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15 17:04:19 阅读: 来源:玻璃棉毡厂家

时隔4年,“自贡商帮”多位人员亮相旭光资源高管名单,如执行董事兼高级工程师李旭东、执行董事兼行政总裁张大明等。

腾中重工洽购悍马品牌一事,将李炎与“华通系”的关联关系,逐步定格在公众视野中。

对于此次收购,相关各方昨日继续保持沉默,不愿透露。

种种迹象表明,腾中重工、四川华通、旭光资源等公司高管之间的关系密切,他们与四川自贡低调富豪李炎的关系更是非同一般。本月将在港交所上市的旭光资源昨日一纸公告,更强化了李炎与“华通系”及相关公司的关系。

“李炎是幕后的实际操盘者,”自贡市一位商界知情人士昨日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上述公司的发展史上,都可以找到李炎的身影。

记者通过多路调查,证实了上述说法。由李炎带领的一群“自贡商帮”正导演着一场新的资本腾挪大戏。李炎本人则像一个具有双重身份的神秘商人——他在旭光资源招股说明书上又叫“索朗多吉”。

李炎与四川华通

华通控制人是李炎左右手

旭光资源的招股说明书显示,2004年5月,四川华拓实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川华拓)盯上了四川川眉芒硝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川眉芒硝)和四川川眉特种芒硝有限公司。而四川华拓的实际控制方,是四川华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即四川华通)。

招股说明书显示,旭光资源的实际控制人名叫 “索朗多吉”,今年46岁,是旭光资源的创办人,担任公司主席兼非执行董事,索朗多吉的前称即为“李炎”。

李炎与四川华通是什么关系?

“其实,四川华通现在的控制人张志刚与李炎是一家人,”自贡市一位与张志刚、李炎均有交情的公司老总说,“所谓一家人,是指张志刚相当于李炎的左右手,两人合作已多年。”

昨日下午,记者来到位于成都天府大道科技孵化园9号楼A座的四川华通,就此说法向四川华通求证。该公司一位高级管理人员极力否认,并一一撇清了四川华通和李炎、腾中重工的关系:“诚如你们报道,我们旗下确有四川华拓。我不清楚四川华拓和腾中重工有什么关系,现在我们和腾中重工只是管理咨询服务关系,没有任何资产层面的关系。”

李炎与“自贡商帮”

都先后出任过四川华通股东

记者获得的一份四川华通第五届股东会决议文件显示,2005年6月27日,四川华通召开股东会议,与李炎关系密切的“自贡商帮”团队集体亮相,其中有四川省华通木业的代表浦金梅,四川德阳富斯特新合纤有限公司的代表邓凯,自贡市月桂山庄宾馆有限公司的代表朱晓青、张志刚、李旭东、张大明、何跃等13人。公司法定代表人李炎是会议主持人。

这此会议上,李炎辞去公司董事职务,并将其持有的华通95%股份转让给朱晓青、张志刚、张大明、梁晓波、龙建、李旭东、宿留华、何跃等八人,这些人大部分后来成为李炎的左膀右臂。

时隔4年,“自贡商帮”的多位人员也亮相旭光资源高管名单,如执行董事兼高级工程师李旭东、执行董事兼行政总裁张大明等。其他未进入旭光资源的人士,也成为执一方牛耳的人物,一直否认与李炎有任何关系的张志刚即是其一。

为了查清李炎、张志刚、李旭东的关联关系,记者来到四川师范大学研究生院学生资料库,但并没有找到李炎等人的相关资料。记者随后与四川师范大学经管学院负责研修班的老师取得了联系,在电话中,这位老师证实,李炎、张志刚、李旭东三人确实为该院与澳门科大联合开办的MBA班学员,但研修班的学员并没有留下档案,所以无法得知他们三人分别为哪一届学员。

李炎与“华通系”

精心布局 构建三大产业体系

细观“自贡商帮”的几大关联公司,在频频的股权变更中,他们上演了一场场精彩的资本腾挪大戏。

李炎的“华通系”可以追溯到上世纪90年代:李炎在自贡修公路赚得第一桶金,不久收购了木材加工厂,还联合自贡化学试剂厂研发聚苯硫醚(PPS)高性能纤维,到2004年,李炎通过持有四川华通绝对多数股份遥控所有产业。

2004年4月8日,李炎通过旗下控股50%的四川华拓以8060万元收购川眉芒硝90%的股份,独立第三方邱慧英获得剩余10%股份。

2005年2月21日,Toppromise公司在香港地区注册成立,李炎通过一家维京群岛的投资公司掌控其100%的股权。同年3月20日,四川华拓把川眉芒硝90%的股权转让给Toppromise,邱慧英将川眉芒硝10%的股权转让给四川华通。2005年5月23日,川眉芒硝摇身变为中外合资企业,享受相关优惠政策,但其实际控制人仍指向李炎一人,因为无论是Toppromise,还是四川华通,其绝对控股股东均为李炎。

2005年6月8日,四川华通将手中10%的川眉芒硝股份转让给了四川富斯特。同年6月27日,四川华通召开股东会议,李炎辞去公司董事职务,并将其持有的华通95%股份分别转让给前述朱晓青等八人。

此时,“华通系”的三大产业体系——路桥机械行业、资源行业及PPS行业,已经初具雏形。路桥机械业方面,四川华通通过四川华拓控股腾中重工的前身“腾中电工”90%股份;资源业方面,李炎通过Toppromise控股川眉芒硝90%股份;PPS业方面,已有德阳富斯特新合纤有限公司打底。

李炎与旭光资源

资本腾挪 成为最大股东

“华通系”的三大产业体系初具雏形后,“华通系”进行了让人眼花缭乱的股权变更,李炎最终通过NiceAce拥有旭光资源71.3%的股份。

2006年12月15日,四川华通变更股权结构,李炎掌控47%的股权,而上述八人股东缩减为五人。十多天后,李炎从其他四位股东处收回股份,全资拥有四川华通,董事会成员由李炎、张志刚和张大明三人组成。

2007年2月9日,时任四川华通副总经理的李旭东成为四川腾中重工大股东,持股90%。同年4月12日,川眉芒硝经过重组,变为开曼注册的旭光资源控股的公司,而作为大股东的李炎通过全资子公司NiceAce拥有其75%的股份。

2008年1月7日,更名为四川腾中重工的法定代表人由李旭东变更为陈实,随后在1月31日,李旭东将90%的股权转让给自然人股东钟胜男。2008年7月14日,钟胜男对公司进行增资,腾中重工注册资本变更为1.41亿元,其股权比例也增长为98.51%。不久,公司注册资本增长为3亿元。

2008年9月11日,旭光资源经过一系列股份变化,李炎最终通过NiceAce拥有其71.3%的股份。旭光资源昨日在香港招股,拟发行5.772亿股,招股价介于1.72港元至2.56港元之间,按照招股上限计算,将最高集资14.78亿港元,此举让业界震惊不已。

看好洽购悍马 银行争抢“香饽饽”

腾中重工洽购通用悍马的项目,已成为在川各商业银行重点关注的 “目标”。《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悉,腾中重工是四川数家商业银行的客户,银行对其以往的信用记录表示好感,有几家银行甚至希望参与这宗收购案的并购贷款及落户项目贷款,并与腾中重工进行了深入接触。其中努力甚多的有中信银行(601998)、招商银行(600036)等,据称中信银行由成都分行一分管副行长主抓此事,因为此前中信银行、中信证券(600030)与“华通系”在资本层面有多次合作。

据了解,腾中重工至少是四川本地5家商业银行的客户。招商银行成都分行相关人士证实,腾中重工是该行客户。据他透露,招行最近一次为这家企业提供贷款已是2008年的事情,“最近他们没有提出过任何贷款需求。”

谈到腾中重工的资金实力,上述招商银行人士说:“应该还可以吧,否则不可能做这么大的项目。”他们之前没听说过腾中重工会有这个收购项目,但从以往合作的情况看,无论是公司的现金流,还是还款情况,“都还不错。”

工行四川省分行营业部相关人士称,腾中重工与工行的合作时间并不长,暂时没有贷款,主要是存款和结算业务,“据说他们与农行四川省分行合作较多。”该人士称,据他们了解,腾中重工虽然是一家民营企业,但其机构比较庞大。

数亿美元的收购并不是一个小数目,腾中重工及其幕后买家有这么强的实力吗?银行愿意埋单吗?四川银行界一位资深人士昨晚对记者表示,金融机构介入是有前提条件的,只要该项目符合国家的产业政策与对外并购政策(即国家有关政府部门批准),符合产业升级和环评要求,银行当然感兴趣,“四川企业收购通用悍马这样知名的品牌,而且新生产线可能会落户四川,这对当地经济的发展是好事,前景也非常看好。”他认为,按照国家有关政策,这样的项目资本金需求比例并不高,只需要20%~40%,其余部分可通过金融机构的并购贷款来解决。他透露,目前对这个项目感兴趣的不仅仅是境内银行,境外银行也在争取。

据悉,目前已有银行在与腾中重工接触、考察;但暂时还没有银行考虑为其发放并购贷款。“一切还得看谈判及有关方面批准进展吧。”

收购悍马尚未进入审批程序

多数专家对该案通过审批表示乐观

昨日有媒体报道,主管部门不鼓励收购整车企业。《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昨日从相关部门获悉,该案目前并没有进入主管部门审批程序,但专家对该案通过审批表示乐观。

盈利属企业自身考虑范畴

商务部研究院海外投资研究中心副主任周密告诉记者,根据 《境外投资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商务部对中国企业海外投资的审核重点在于某些敏感问题,企业不再需要提交经济可行性分析报告,因此,是否能盈利属于企业自身考虑的范畴。

根据经验,中咨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工商联并购公会常务理事张晓森在接受本报采访时也认为,腾中重工只要自身能解决筹资问题,根据《办法》,该案通过主管部门的审批没有实质性障碍。

收购悍马 需慎重考虑5点

周密并不赞同“收购悍马是炒作”的说法,但他表示,腾中重工收购悍马品牌有5点需要慎重考虑:第一,悍马此前的消费者主要为美国的高端客户,在国际金融危机的打击下,这些消费者的消费意愿和能力在下降,如何继续拓展市场需认真考虑;第二,如何充分利用并购机会,实现企业技术升级,并与企业自身的产品链结合;第三,如何用好悍马现有的销售渠道和人员;第四,如何通过收购行为拓展更大的国际市场,实现企业的国际化战略;第五,并购后的企业文化如何整合。

不过,也有不看好该项收购的专家。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公共政策研究所副所长夏业良昨日表示,企业越是“不差钱”,越容易忽略内在硬伤。

乐昌152500手动折边机使用

荣耀note手机全新屏哪里回收

贵州省脱硫柱状活性炭质量好价格低

丹东船吊

江铃旅行车配件

转马游乐设备